手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球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替子还债一百万大厦将倾时父爱如山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2:20 阅读: 来源:手球厂家

山东省莱阳市一个农村青年,在村里集资近百万元创办鞋厂,工厂经营不善倒闭后,他自杀未成成为植物人,妻子随后也离他而去!一堆烂摊子和近百万的债务一下压在他七旬老父的头上。当所有人都认为老人承受不住时。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:从未办过企业的老人毅然接过儿子倒闭的工厂,不仅使工厂起死回生,并为儿子还完一百万元的债务。更令人称奇的是,老人的声声真情呼唤,竟然让儿子从“睡梦”中苏醒了过来……

工厂倒闭,当老板的儿子急成了植物人

1970年,韦宏利出生在山东莱阳市金城镇一个农民家庭,他母亲早逝,父亲韦孝章是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。1995年,韦宏利与邻村女孩潘海华结婚,并于两年后生下了女儿韦明莲。女儿出生不久,生活压力较大的韦宏利就离开家乡来到深圳淘金。

不久,韦宏利应聘进了一家鞋厂。虽然他只有高中学历。但他勤奋聪明,3年后被提拔为车间主管。到2003年10月,韦宏利不但掌握了鞋厂全套制作流程,还拥有了大量客户资源。于是他辞工返乡,准备自己开鞋厂创业。当时,他手里只有7万元积蓄,而开一家稍有规模的鞋厂至少要100万元启动资金。

为了筹措这笔钱,2005年春节期间,韦宏利在村里挨家挨户地借钱。他承诺的条件是:以银行3倍的利息借款并招聘借款村民人厂工作。见他的借款条件如此优厚,村民们纷纷把钱借给他,共计95.2万元。资金到位后,韦宏利在莱阳市以每月6400元的价格租下了近400平方米的厂房,之后又从福州购回机器设备,接着从深圳高薪挖来了4名技术员。为了兑现承诺,他工厂所用的工人都是从村里招来的。

2005年9月18日,韦宏利的宏利鞋厂正式开工。由于员工都是新手,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。生产出了很多次品鞋。从深圳聘来的车间主任赵凡向他进言:“你这些老乡不行,把他们辞掉吧,否则这挺不了多久!”但韦宏利考虑到工厂是借这些老乡的钱建起来的,刚开工就赶人,太没有人情味,就说:“时间长了就会好起来的。”赵凡见劝解无用,只好辞职走了。

然而,一晃大半年,鞋厂不但没挣到钱。还亏了3万元!2006年5月。就在韦宏利一筹莫展时。他从以前在深圳打工的鞋厂接了5000双皮鞋的加工订单,对方给他的发货期限为30天。这是厂子成立以来接到的最大一笔货单,如果不出问题,可以净赚10万元。然而,他的员工素质实在太差了。根本不可能按质按量完成。30天过去,但交货时却被查出合格率只有40%。对方勉强接收了合格部分,不合格部分则要全额赔款,共计42万元!此时,韦宏利已无分文流动资金。只好用机器设备抵赔。

2006年7月19日,宏利鞋厂大部分机器被抬上汽车!当汽车开动的瞬间,韦宏利心脏一阵绞痛,当即昏倒在地……本想大干一番的韦宏利病倒了。这时,债主们也哭喊着上门讨债来了。面对怨声载道的债主们。走投无路的他准备一死了之。8月3日中午,韦孝章刚将一帮债主劝走。回到屋里发现儿子不见了,他心里马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!当他在一片树林里找到韦宏利时,韦宏利已经吊在一棵树上!老父急忙救下儿子,但儿子终因脑部缺氧时间过长,造成“持续性植物状态”,成了“植物人”。

重启工厂,古稀老父挺起脊梁替儿还债

2006年8月21日,韦孝章带着植物人儿子回到了家。见韦宏利回来了,债主们纷纷赶过来催问韦孝章什么时候能还钱,潘海华哭喊起来:“床上躺着个活死人,屋里一群讨债鬼,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潘海华动不动就摔盆摔碗!一天吃晚饭时,韦孝章对她说:“宏利变成这个样子,是我们韦家对不起你,去留你自己决定,韦家绝不会难为你。”第二天早晨,韦孝章发现儿媳领着孙女已经走了!

2006年9月26日中午,203个债主齐刷刷地来到韦家!一个债主说:“韦老爷子,按理说韦宏利成这样,我们这时不该来讨债,可那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哪!你儿子太不负责任,工厂倒闭了就想人死债烂;听说你把儿媳妇也打发走了。看来你们是不想还钱了?!”

这话听起来虽然刺耳,但韦孝章知道乡亲们积攒点钱不容易。于是,他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:“请放心,就是我儿子死了。这个钱我也一定还!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债主打断了:“你都70多岁了。拿啥还?”韦孝章一时语塞。一个债主说:“你把房子卖了吧。”韦孝章脑袋嗡地一响:房子卖了到哪里住啊!可看今天的架势,不给一个说法,债主们是不会走的,他只好咬牙答应卖房。其实,卖了房子也只能还掉1/8的债务,债主们与他约定10天后来取钱。

第二天早晨,就在韦孝章考虑给房子找买主的时候,儿子的手机突然响了。对方是莱阳市一家物业公司的物管员,说韦宏利的房租期已到,问他还租不租,如果不租就尽快将机器搬走。听说厂里还剩有几台机器,韦孝章眼前一亮:这不就是钱吗?他忙把侄儿韦宏涛叫来帮忙看护韦宏利,自己只身去了莱阳。

韦孝章走进了儿子倒闭的工厂,映入眼帘的是几台已经蒙尘的机器。为了评估这些机器到底值多少钱。他花钱请来莱阳一家鞋厂的机修工王师傅,弄清了这些机器的名称:冷热定型机、鞋头平整机、皮革裁剪机、前帮机和压底机等。王师傅说:“如果购买同样型号的新机器,至少要30万元。但现在这些已成了二手货,价格就难说了。”不懂行的韦孝章只好委托他帮忙找买家。

3天后,王师傅打来电话,说有家鞋厂愿以5万元买下这批机器。30万元的机器只能卖5万元,这不是趁火打劫吗?韦孝章在盛怒之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机器不卖了,自己接手工厂,继续干下去,反正伸头二刀,缩头也是一刀!如果成功,就能还上债务;如果失败,自己就与儿子一起命赴黄泉!

韦孝章重办鞋厂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!村民们都持怀疑态度:儿子不行,老子能行吗?毕竟是74岁的人了……韦孝章可不管这些。他接手工厂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办公室里放一张双人床,把儿子接过来,以方便照顾;随后,他与物业公司协商,用厂里机器抵押了半年房租。之后,又在社会上招聘了16名熟练工。

员工们上班第一天,韦孝章给他们安排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处理那3000双次品鞋,他说:“我给你们的是每双30元,卖多余的钱就顶你们这个月的工资干不干?”这些工人都是在鞋厂干过多年的行家。知道这些鞋做工虽然粗糙,但面料都是真皮的,30元肯定有钱赚。于是都同意了。

203次呼唤让植物人儿子苏醒

毕竟从来没搞过管理,工厂究竟该如何发展。真把韦孝章难住了。一天中午,他在整理儿子办公桌抽屉时发现了一张名片,名片的主人叫赵凡。他突然想起,这个人曾经是儿子鞋厂的车间主任,他能不能帮忙呢?韦孝章立即拨通了赵凡的电话。得知韦宏利成了“植物

人”,赵凡既震惊又悲痛。马上从深圳赶了过来……

赵凡被韦孝章老人的精神所感动,毫无保留地为工厂开出了一剂良方:“目前,厂里资金困难,机器设备不全,不能生产中高档产品,最好生产拖鞋,虽然利润低,但技术含量低,成本低,风险也小。”老人听得连连点头,决定放手让赵凡担任厂长,全权打理厂子。

但是,生产拖鞋的机器一台新机要50多万元,可韦孝章连5000元也拿不出来!见他愁眉不展。赵凡说:“二手机器不贵,东莞有一家拖鞋厂想转让,我去联系一下,用咱们车间现有机器与他们交换。”老人忙点头同意了。一周后,赵凡与东莞那家鞋厂达成了交换协议。2006年11月17日,韦孝章换回一台EVA型凉、拖鞋成型机。这种机器专门生产一次成型的塑料和发泡材料的凉鞋或拖鞋,日产800双:与此同时。厂里的次品鞋已处理得差不多了,他手里有了6万元流动资金。

2007年1月1日,宏利鞋厂重新开业,韦孝章将产品定名为“宏利”牌拖鞋!当时正值年头,生产出的产品正好抢占夏季市场,兆头不错!在管理工厂的同时。韦孝章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,那就是护理植物人儿子:每天要喂食3到5次,经常用手指抠出儿子无力拉出来的大便。另外,卡痰是“植物人”最危险的杀手,如果不及时将痰吸出,5分钟就可能会毙命。每当听到儿子呼吸带有痰鸣音时,他就用嘴帮儿子将痰吸出来……

2007年3月29日,济南市一个小商品批发商看好“宏利”牌拖鞋,经协商,韦孝章将济南市的销售代理权交给了他。签合同时,商家交了2万元押金,这是工厂重新开业后赚到的第一笔钱!韦孝章非常激动,他拿着这些钱,立即赶回老家,准备还债。

韦孝章回村还债的事惊动了所有债主!他们将韦孝章团团围住,每人手里都举着一张借条,都说自己家里有困难要先还!韦孝章紧紧地抱住装钱的包,禁不住老泪纵横。见老人哭了,债主们才平静下来。但这2万元钱究竟先还谁呢?最后大家一致决定:抓阉!经过抓阉,韦孝章还了两份债务。他一赶回厂就坐儿子床边,把借条举到他眼前,说:“儿子,你看清楚,这是爸爸为你还掉的两笔债!爸爸知道你是被这些债压垮的,现在你该放心了,爸爸一定帮你把这些债还完!”

正如赵凡分析的那样,“宏利”牌拖鞋以它物美价廉的优势。很快就打开了山东省大部分中小城市的市场。到2007年底,全年纯利润达到了23万元!这些钱韦孝章全部拿来还债,共还了34个债主。每还一份债拿回一张借条时,韦孝章就拿给儿子看,呼唤他醒来!然而一年过去了,韦宏利的病情毫无起色1

2008年春天,“宏利”牌拖鞋又打进了河北市场!为了扩大生产,赵凡以分期付款的形式,从广州一家鞋厂又买回了一台二手机器,工厂的员工队伍扩大到35人。7月12日早晨,韦孝章刚打开厂门就冲进来一个人,他仔细一看是村里的王财,王财一进来就抱住韦孝章的胳膊号啕大哭!原来,他的母亲病了,急需钱治病,他拿着韦宏利写的8000元借条是来要钱的。此时,韦孝章刚还完一笔债务,手里根本没有余钱,员工们看不下去了,大家凑了2300元,加上厂里恰巧又来了一笔回款,凑足8000元,这才劝走了王财。

拿着王财这张借条。韦孝章叹着气走到儿子床边。就在这时,他发现儿子的左眼角竟有一滴透明的液体流出来——他急忙凑近一看,是眼泪!韦孝章激动得大叫起来!员工们闻声跑来,齐声呼唤,但遗憾的是,几滴眼泪流下后,韦宏利就再无其他反应了。

第二天,韦孝章来到莱阳市人民医院,找到以前为韦宏利治疗的王国民医生,将昨天的情况告诉了他。王医生听后说:“这是好兆头,植物人有了意识反应,是他苏醒的先兆。你真了不起,要再接再厉!”

2009年7月21日,韦孝章拿着167张借条给韦宏利看。并感慨地说:“儿子,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们已经还了73万元了,明年就可以全部还清了!”说这话时,他突然看儿子右手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,像是要伸手拿那些借条!韦孝章非常激动。立即把借条往他手里塞,大声说:“儿子,你看哪,看哪!”韦宏利的手又动了动,眼睛也眨了一下。韦孝章立即给王医生打电话。王医生开车赶来,为韦宏利做完检查后说:“他的苏醒迹象越来越明显,心脏跳动得越来越有力,奇迹。真是奇迹!”

2010年1月17日,当韦孝章拿着第192张借条给儿子看时,发现儿子双手手指同时动了几下。老人拉着儿子的手,流泪不止地说:“儿子,咱家的债快还完了,咱爷俩约定好,我还完债的那一天,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呀!”这时,他发现儿子眼角滑下了晶莹的泪水。

2010年8月9日晚上。韦孝章还完最后一笔债务赶回厂里,当他拿着第203张借条给韦宏利看时,韦宏利的眼睛眨了一下,流出了眼泪!韦孝章欣喜若狂,抓住儿子的手使劲晃动。但儿子还是没有醒来!韦孝章失望到了极点,他从抽屉里把所有的借条都拿出来,流着泪对儿子说:“还完了。你借的债爸爸都替你还完了,可你还是没有醒来!你还打算折磨爸爸多久。难道你就打算让你爸爸这样过完一生?”说完,这位坚强的老人孩子般地大哭起来!哭过后,他拿起打火机,嘴里喃喃地说:“既然你不醒,我还留着这些借条有什么用,不如烧了!”说完,他蹲下身子,用打火机引燃借条!这时,他猛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“爸——爸,别——烧——”韦孝章抬起头。他看儿子的脸正侧向他,右手无力地伸着!韦孝章扑过去一把抱住儿子……

此时,韦孝章老人已78岁高龄了!经过几年的拼搏,替儿子连本带利还上了101万元的债务;并用执著的父爱,将植物人儿子唤醒……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