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球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狍子趣话之傻狍子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2 15:03:09 阅读: 来源:手球厂家

  记得我小时候,家乡的狍子多得很。一进山,保准儿能碰上一群又一群的狍子在山坡上转悠,一点儿不怕人。冷不丁见你出现在它们的跟前,便不跑了,先傻愣愣地瞧,然后便前后左右地围上来,有的舔你的手,有的拽你的衣服,边拽衣服拱你的腚,好像说:“哎,穿那玩艺干啥?像我们这样多好?多方便?”这时你要是猛地抓住一只狍子的后腿,猛地一掀,会把它掀倒在地,顺势用膝盖压住它的身子,便能生擒活捉一只活蹦乱跳的狍子。当狍群见它们的伙伴儿被人捉住了,才如梦初醒,惊慌失措地四处逃散,边逃还边回头看:“这人咋这么坏呢?明明俺是和你交朋友来的?哪能暗下毒手呢?”这是我十岁那年听大哥讲的他逮狍子的故事,在我的幼小心录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心想,你能逮住狍子,我差啥?一有空也到山里转悠,也想捉一只狍子给大人看。

  一天放学,我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往家走。刚拐过一个山头,突然听到路边的榛子丛中传来牛犊子般的叫声,细听,又不像。我顺着声音钻过一片榛子丛,见不远处站着一只公狍子。只见那抬着长满树枝般的长角,仰头长哞,声音里充满哀伤和凄凉。那身厚密的皮毛,像金缎子一般的漂亮。我顿时眼睛一亮,真是想啥来啥,我正琢磨着逮你呢,你却主动送上门来了,不逮白不逮,白逮谁不逮?

  这时,公狍子也看见了我,奇怪的是,它并没有逃离,而是愣愣地望着我,仿佛要表达什么似的。我慢慢地走了过去,这才发现公狍子的面前是一口很深的陷阱,走到陷阱边沿,只见陷阱底部同样有一只狍子,从它那鼓胀胀腹部,看得出那是只母狍子,两只前腿血肉模糊。很明显,它是不小心掉到陷阱后,被猎人设置的尖桩扎伤的。

  原来这两只狍子是一对,公狍子看到伴侣落入陷阱,无法营救才悲哀地呼叫人类来营救的,我不禁对公狍子的行为充满敬意。想到这儿,我飞快地跑回家中,找出软梯和绳子。当我回到陷阱边时,那只公狍子仍然在原地。我将软梯放入陷阱,左手拿着绳子,右手扶着软梯,小心翼翼地下到陷阱的底部。

  陷阱里的母狍子伤得不轻,两条前腿流了许多血,隐隐露出白森森的腿骨。我用绳子将它捆牢,然后先爬出陷阱,再用力将它拉上来。公狍子一见同伴获救,马上跑了过来,用舌头不停地舔母狍子的伤口。我意识到,母狍子如果不尽快地救治的话,恐怕会流血过多而死的,便把上衣撕开,撕成两个长布条,又在榛子丛下寻些节骨草用布条包好,再用脚跺成草饼。这一切做完了,便小心翼翼地把包着节骨草的布条缠到母狍子的前腿上。节骨草是当地治骨伤的草药,特灵,敷上它,用不了几天就会痊愈的。这一招儿是跟大哥学的,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。

  为了安全起见,我又将包扎好的母狍子放进陷阱里。陷阱有四五米深,可能是早年猎人挖的。当我将母狍子放进陷阱时,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那只公狍子也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进去。

  接下来几天,我每天放学都会割些嫩笤条扔进陷阱里喂这两只狍子。每次,公狍子都会让母狍子先吃。然后它才把母狍子吃剩的笤条杆儿吃掉。我禁不住又感叹了: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!

  半个月过去了,母狍子的伤已经痊愈,我开始琢磨:是将它俩放生呢?还是告诉大哥将它俩弄到市场上卖掉换钱花?突然,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:眼前这两只狍子漂亮的皮毛,不正是两个无与伦比的狍褥子吗?大哥马上就要上中学了,他住宿正愁没狍褥子呢!邻居王大爷一到冬天就犯腰腿疼,他要是穿上狍皮裤子,说不准父母怎样夸我呢!

  这个想法顿时令我欢掀鼓舞。我决定饿死这两只狍子,然后用它们的皮给大哥做皮褥子,给王大爷做皮裤。两只狍子很快被饥饿摧垮,不再发出任何叫声,只是静静地躺在陷阱里,不间断地发出细微的喘息声。

  此后的几天里,我再也没去看这两只狍子,也没有给它们任何食物。我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残忍,所以尽量不去面对它们。又是几天过去了,我估摸着两只狍子一定被饿死了,便拿着软梯和绳子慢慢来到陷阱旁,却迟迟不敢往陷阱里看。

  我正在发愣时,突然一声凄厉的嚎叫声从陷阱里传了出来。刹那间,一只狍子从陷阱里一跃而出。我睁大惊恐的双眼仔细观瞧,面前分明是那只受过伤的母狍子!只见母狍子浑身上下的毛都竖立起来,直直地瞪丰我。眼前的情景让我浑身战栗不止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母狍子还没有饿死?为什么它居然能从四五米深的陷阱里跳出来?

  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,我立刻来到陷阱边。当我向里望去的时候,发现陷阱里面积满了厚厚的黄土,阱壁有明显的一块块黄土剥落的痕迹,还有许多被刨过的印痕。我突然明白了,原来是那只母狍子是用前蹄将阱壁的黄土刨下来,从而垫高阱底的高度,这样它才能蹿上来得以逃生。可那只公狍子呢?我跳下陷阱,仔细在阱底查看着,突然发现黄土中杂掺着许多狍子毛。我用手挖了挖,狍子毛越来越多。猛然间我的手触到了一块坚硬的骨头,用力往上一指,一副狍子的骨架子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  刹那间,我惊呆了,眼前的骨架子除了狍子头完好无损外,躯干上的肉已经完全被吃掉了!陷阱里除了两只狍子以外,根本没有别的动物!也就是说,母狍子为了活下去,将自己的伴侣——那只公狍子活生生地吃掉了!

  我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公狍子的头,突然发现上面有斑斑血迹,用手触摸,才知道它的头已经完全碎裂了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公狍子为了让母狍子活下去,才撞死的。只有这样,母狍子才能吃公狍子的肉,有可能活下去。

  我深深地震撼了,不禁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内疚。如果我不是为了贪得两张狍子皮,将它们放生,那么公狍子一定会像母狍子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山林的,由于自己的贪婪,才使得这只公狍子断送性命的。

  我将公狍子的骨架子重新埋进陷阱中,然后将陷阱彻底填平,在陷阱旁的老柞树上用小刀刻了四个大字:公狍之墓。这样做了以后,我的心才算平静了些。

  转过年的初冬,我和大哥上山砍柴。突然发现一群狍子从眼前跑过,突然间就消失了。我问大哥:“这群狍子会地遁咋的?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呢?”大哥告诉我:“都钻进山洞里去了。”我惋惜地说:“只可惜没下大雪,若是下大雪,咱俩保准能逮两只狍子扛回去,既解了馋又能得两个狍子褥子!”我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大哥:“对呀,咱们供销社不是收狍子皮吗?一张狍子皮能卖十多元钱呢。一会儿咱俩把砍的干柴全堆在洞口点着,火正好顺着风把烟都吹到洞里,等把这些狍子都熏死了,不就可以把它们的皮换成钱了吗?”

  我和大哥立即行动起来,把砍的干柴全都丢到山洞前的草地上,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近洞口的柴堆,点着了火。瞬间,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借助风力,那浓烟灌进山洞里。过了好一会儿,火势渐渐小了,但还在燃烧着,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。洞里的狍子准是都熏死了,我和大哥握着镰刀往洞前走。没走几步,就听大哥说:“妈的,狍子没熏死,出来了……”我赶紧收住脚步往洞口瞧,真的看见一只老狍子从洞口出来了,一步一步走得很慢。就在它走出洞口的当儿,地上燃烧的火焰就忽地一下子将它包围了,可它却丝毫没有跑掉的意思,而是稳稳地站住了,烧成了一团大球,仍一动不动地挺在那里。紧接着,洞口又走出第二只老狍子,同第一只一样,也是慢慢从火堆上走过,也是不顾烧在身上的火焰,一步一步地到离前面那只老狍子前面一米远的地方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。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没等反应过来,只见洞口慢慢走出第三只、第四只老狍子,也如前两只一样,从容镇静地在相隔一米左右的地方站住了。就像是事先安排好了似的,这四只老狍子呈一定形排开,像四个桥墩子一样,稳稳地站在火堆上。

  正在我和大哥困惑不解的时候,一个更让我震撼不已的场面出现了,只见一只只小狍子嗖嗖地从洞中蹿出来,排成一跳纵队,像跳远的运动员一样,腾空跃起,先跳到离洞口最近的老狍子身上,然后借助反作用力一蹬,呈弧线形跃上前面的第二只老狍子背上,又以同样敏捷的速度,依次从第三只、第四只老狍子身上跃过。

  待十多只小狍子刚刚离去,四只老狍子的身躯轰然倒在火堆里。真是惊心动魄啊,我的呼吸好像停止了,站在身旁的大哥也许久没有说话。要不是亲眼所见,我是不会相信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的。这时,大哥脸上露出负疚的样子说:“谁说狍子傻?它们是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为后代留一条生路哇!早知这样,说啥我也不会做这傻事的!”说完,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。我不解地问:“那烧死的狍子不要了?”大哥回过头朝我瞪起了眼珠子:“你还忍心吃它们的肉?咱们还作损哪?”我不敢再作声了,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离开了。

玻璃马赛克

新中式水景灯批发

消防起重气垫货源

小区健身器材安装价格

相关阅读